诸神的黄昏

MORE THAN HERO

【澜巍/巍澜】吃棒棒糖吗 (上)赵云澜视角

1 看剧版镇魂大结局产物,刚开始看原著,有些梗玩不到请原谅。

2 被两位老师圈粉,都喜欢。

3 本文十分清水,肉食客官们可以及时点退出。

4 由于这一篇是小澜孩视角,所以沈教授的出场比较少,但过几天会推出沈教授视角,还请各位不要嫌弃。

5 借用了一下下太太@马总的糖罐子 的梗

6 最后谢谢每一位愿意进来看的各位。

————————————————————
赵云澜发现自醒来,躺在一个小公园的长木椅上。除了长椅旁高瘦的路灯忽明忽暗的几丝灯光,几乎没有可以用来支撑它来适应这片漆黑。他感觉眼角湿漉漉的,一开始以为是树上的水珠滴落在头发上伸手一摸,才发现是顺着自己眼角落下的结果。“你大爷的,沈巍。”赵云澜心里暗骂一声。
距离最后一次见沈巍,已经过去了一年。

当年自己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特调处剩下的五个成员都挤在他床头,万分惊喜。
“沈巍呢?沈巍在哪里?”
赵云澜可能自己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这么长时间的昏迷后,醒过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沈巍。
“沈教授出国调研​去了,你别担心了。”祝红用手摸了摸眼角,抽着气说,“老赵,你能不能先关心一下自己啊?别总是人家沈教授沈教授的。”
出国调研去了?才吐了这么多血,不要命了啊?
赵云澜探着脑袋望着特调处五人的后面,确实没有那个挺拔的身影。
还真不在。
“这家伙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请长假,汪徵,把沈巍这个月的奖金扣光。”
赵云澜边指着汪徵,义正严辞地吩咐到,一边伸手往旁边的柜子里面掏。“我手机呢?给沈巍打电话。”
问问他怎么斗胆这么不珍惜自己。
“沈,沈教授今天凌晨才走,估计在去往美国的飞机上,而且人家没有手机。老赵你还是别折腾了,躺下在休息几天,赶紧回来工作,你不知道你屯了多少工作吧?赶紧赶紧的。”大庆叼着条小黄鱼,空出两手把赵云澜的双手从柜子里面扯出来,硬塞到辈子去,嘟嘟囔囔地又说,“欠了我老猫这么多天的小黄鱼,也不想着补偿一下,真是。。。”
赵云澜总感觉怪怪的。
怎么这几个家伙突然这么关心我?不对啊,我奖金没有涨啊?不行,得问问汪徵。

不远处一户人家的灯终于关上了。赵云澜艰难地从长椅上试图把自己地身体挪下去。现在他什么都不想想,什么都不想做。他感觉自己已经被黑暗吞噬了,需要另样的光线来拯救自己。
一切明天再说吧。赵云澜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一瘸一拐地沿着花边路走向特调处。

“街那头开了家古书店,放学后一起去看一看?”
赵云澜站在龙城大学门口,正思索着要不要进去沈巍的办公室帮忙收拾一下,就看到一旁的学生抱着几本厚厚的书在胸前,书上面明明整整的写着《生物工程与人类基因解析》,和同学说着放学后的安排。
“你们是生物工程系的?”
“哎,赵处长?”那个学生推了推眼镜,用力把怀中的书往上捧了捧,“是啊,原本是为了沈老师才选这个让人掉头发的系,没想到沈老师这么久都不回来。是不是老师他总在特调处忙?”
“沈巍他。。。对对对,他最近,他最近被我们扣押了,不不不,不是扣押,是我们人手不够,他作为我们的主干成员,最近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赵云澜掩饰地摸了摸鼻子,心里一阵心酸,“他最近确实很忙。对了你们刚刚说那个什么古书店,是什么啊?”
“是什么?就是卖古书的啊,听说已经开了一年了,就是店的地方比较偏僻,在一个小胡同里面,没多少人经过也就没什么人知道了。”
“噢噢噢,古书店好啊,古书店好啊,多去多去。”赵云澜打着呵呵,搓了搓手,“你们忙,我先进去了啊。”
“哎哎哎。”
赵云澜其实对古书没有什么兴趣的,早上问那个学生也只是为了把上一个话题晃过去。唯一一次花大价钱买了一箱古书,还是上次为了收买沈巍。结果自己一个人抱着一大摞书,七拐八拐的走到一个小胡同里面,然后就衰运的怎么也走不出去了,雨也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正揉着腰感叹自己老腰快废了的时候,那个莫名奇妙的古书店就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
“我不就是为了拿点书回去摆在我新买的书柜上嘛,显得自己更有文艺点,至于再出现个书店让我花钱买古书充实书柜吗?”
赵云澜伸长脖子打量着整个书店。
书店不过是一个正方形的样子,小小的。虽说是卖古书的,整体的造型却是方方立立的。一个小别墅。
“什么时候龙城市有这种小别墅了?市中心啊,应该地租很贵吧?”
赵云澜嘀嘀咕咕地在人家店前晃悠。
“外面的客人啊,进来休息一下吧。”店里面突然穿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小老儿也就这么个小店,不会是什么黑店的,进来休息一下再走?”
赵云澜猛地一回头,发现古书店门口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个有白色眼镜链的眼镜,身上却正经地穿着个白色西装,拄着个白色地拐杖,领带打得也是有模有样的,俨然一个经商老人的外貌。
“啊?好,好。。。”赵云澜居然也鬼使神差地点头了。

“请喝茶。”
“谢,谢谢啊。”
赵云澜端着个茶杯,小心翼翼地吹去上面的薄薄一层水雾,一边欣赏着店里的摆设。
“老板,你店里的东西摆放的可真整齐啊。”
一樽石像,一把雨伞,一副眼镜,一本书,还有。。。还有一盒棒棒糖?
“老板,你这盒棒棒糖在这里可真是,别具情调啊。”
“我不是老板,”那个老人把眼镜往上推了推,“还有这盒棒棒糖也不是我的,我不喜欢棒棒糖,无论什么味道,那是我们老板的。”他用手指了指茶桌后面的小空间,“他老人家在里面休息。”
赵云澜点了点头,呷了口茶,继续一排一排的看着书。
“这书怎么。。。有点眼熟?”
黑塔利亚?幽明幽?西阳杂俎?好像只有后面一个是古书吧?
“老板这些书,有点不太像古书啊?”而且这些书,不是。。。?
“我也不知道,店的名字是我老板起的,书也是我老板的,我只是个看店的。”老人耸了耸肩。
。。。你真是一问三不知啊。
“那,我有没有幸,见一下你那位老板?”赵云澜试探性地问了问。这些古书,啊不,书,自己是真的在哪里见过。好像是,好像是。。。
好像是上次自己想收买沈巍地时候,那个箱子里面的。后来那个箱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书似乎是当时自己拉到沈巍家,作为耍无赖呆在别人家睡觉的交换条件。
沈巍?
“啊?这样啊。。。不太好。。。”
“不不不,挺好的挺好的。”赵云澜迅速放下手中的茶,慌忙往里面走。
“哎!“那老人声音制止不住,声音居然是如少年一般,扯得赵云澜硬生生地听住了脚步。
“你的声音。。。?”
老人用手尴尬地遮住自己的嘴。
“您是?“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一脸笑意。
“在,在下赵云澜。特调处处长。
“我知道,我知道。“
里面出来的人手中紧紧攥着一根棒棒糖,笑容一如万年之前。
“免贵姓沈。“
“沈巍。”
我请你吃棒棒糖啊

【策瑜】世人说°史向/极短

为我家阿村打电话啊啊啊啊啊\(//∇//)\这是一个傲娇大神写出来的作品(*≧ω≦)

君然°:

    ※史向,但勿上升历史人物※


    ※以戏当文,有bug请指教※




※略微参考《吴江锦时书》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




       ——不过是世人一句词说。




       一夜雨打竹木窗,舒城的桃花便纷纷扬扬地落,朝露沾襟,清香落袖,铜镜之上锈痕斑斑驳驳,竟是映出一番俊朗面容。


       白净的十指一扯一放,卸了儒冠熠熠。


       执起案上竹简细细研读,耳边浮现了那人爽朗的笑,春风极轻,仿佛离别一般拂起衣袂飘飞。




       世人说。


       ——富春有虎跃兮。




       一路策马而行,竟是头一回明了何谓之归心似箭,栉风沐雨,日夜不停,扬鞭而起,但求马能御风疾驰,愈快愈好。


       丹徒。丹徒。


       分明有呼啸风声不绝于耳,却仿佛被那五字惊雷轰得再也无法听闻他声。


       “主公,去世了。”


       他们夺你的命,凭何箭箭诛我的心?


       一夜立于灵柩前,听窗外雨打芭蕉,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不经意间,却早已满面泪痕。


       已至伤心处。


       素衣帛发立于众人面前,言辞震震,眸光凛凛,眼帘翕合间掩去眸中徒生的血丝。


       方寸不可乱,主公已薨,当定军心。




       世人说。


       ——不见公瑾泪流。




       曹公有二十万大军登临压境,众议云云高举着玉圭皆道着归降。


       可我江东子弟,何惧于天下?纵使曹公麾下势如破竹,令人闻风丧胆,而在江东,岂能由得他恣肆?


       仲谋问,师出几何?


       “三万精兵。”


      红莲业火冲天焚江,像是舒城桃花灼灼,东风一拂便化作满地流火,熊熊燃烧而起的,是无数江东子弟长逝的英魂。




       世人说。


       ——全凭东风一场。




       都是多年操劳落下的病根,医不医得好,自己倒是心里如明镜似的,却未曾思量要放下掌间文书,褪去身上甲胄。


       还未看到江东一统天下。


       往事就桩桩件件地,似是走马灯般入了梦。


       十六岁时策马踏春的恣意少年折了桃花,理了理被风吹的略微凌乱的鬓发,伸出一只手。


       “同归否?”




       世人说。


       ——什么都世人说。




【完】




关于一些设定的解释:


①所谓世人说,其实是指人言可畏,现今世人对于嘟嘟的误解实在是太深了。


②最后往事入梦,听说人弥留时这一生经历过的事情会好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过一遍,暗示嘟嘟将死。

【盾妮】故人叹 内战后 或许有二次内战(14)

http://tieba.baidu.com/p/4371215996?share=9105&fr=share
原作者:落碧成殇

月色如水。
Steve坐在窗前,银白的月光在他周身散落,他拿着画板,铅笔在纸上游走来回,勾勒那个人的模样。
——可那双眼睛,那双如琥珀般晶莹剔透的眼睛,即便是再怎样精细的笔法,也描绘不出那里面的神韵。
那双眼睛,在开心的时候朗若星空,在慵懒的时候媚如游丝,在认真的时候深邃似海。
Steve想着那双眼睛,可无论怎样思念,所有那眼中的神色,都汇成了他离开之前,留下的那一抹凄美。 他到底是伤透了他的心。 只是比起那颗心,他更舍不下他手里的东西。
内战过后,steve长久以来压抑的那些恨意,那些不甘,最后都变成了一种渴望,一种对于上位者的渴望,这使他厌恶极了被支配的感觉,一旦这种念头出现,它就开始以四倍的速度滋长,难以遏制,最终超过了tony给他的那些温暖和满怀的爱意。
Steve不再试图画出他的眼眸,他放下了画笔,拿过旁边的白纱,覆上画板。 他突然想到他们曾经讨论过的蜜月地,tony说过他想要去中国看看。
他想,他应该对中国多放些注意力了。
————————————

“See you tomorrow,tony!”
“Bye!”
Tony跟修理厂的工人们道了别,慢慢走回家去,顺道在便利店里买了些便当和一些关东煮。
当他走进离家不远的小巷时,他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当他一回头,身后什么都没有,正当疑惑的时候,突然脚下扑过来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那小东西蹭了蹭,抬起头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棱了两下耳朵,软软的冲着tony叫了一声,
“喵~”
原来是只流浪的小猫。
Tony从脚边抱起它,那小东西亲昵的在他臂弯里蹭了两下,就窝在那里不动了。
这小猫是在找一个家吧。
这样想着,tony轻轻哄着怀里的猫咪,
“以后我们就相依为命啦!”
自从家里有了一只猫咪,tony也不觉得平日里无聊了,猫窝猫砂猫架往屋子里一放,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一下子显得有些拥挤了。
那只小猫和tony一样爱吃关东煮,所以每晚从修理厂回家,tony都会多买一份关东煮给小猫当吃食,而且每个周末,tony都会带着它去做宠物护理,没有多长时间,小猫就变得圆滚滚的了。
每天只要tony一回到家,小猫就屁颠颠地跑过来,然后在他脚下喵喵叫着蹭来蹭去,这时候tony就会把关东煮放进专门为它准备的小碟子里,小猫就撒着欢儿的吃开了,每每tony看到它贪食的模样,都会轻轻一笑,摇摇头开始准备晚餐。
一人一猫,岁月静好。
这天,tony照旧买了关东煮回来,一推开门,然而小猫并没有扑过来。
“kitty!你在哪儿?”
Tony蹲下身,一边换着拖鞋,一边唤着小猫的名字。
“这只小猫的眼睛很像你呢。”
Tony听到这个声音,整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抖。
是......他?
他慢慢抬起头,对上了那双幽蓝的眼睛,那人的怀里,正抱着小猫轻轻的顺着毛。
Tony低垂了眼睑。

【盾妮】故人叹 内战后 或许有二次内战(13)

http://tieba.baidu.com/p/4371215996?share=9105&fr=share
原作者:落碧成殇

新复仇者基地。
美国队长办公室。
低气压弥漫了整个房间。
Steve站在落地窗前,抱着臂沉默不语,sharon站在他背后,想出声却不知说什么。
这时bucky推门走了进来,他一大早被叫过来,面对这种低气压还有些不明所以。
“这是怎么了?”
Sharon张了张嘴,还没说什么,steve就转过了身,将一枚戒指扔在了他面前。Bucky捡起那枚戒指,戒指的内壁上刻着花体的“Steve”,他认得这枚戒指,它是tony戴的婚戒。
“什么意思?Stark跟你闹离婚了?”
Steve看着bucky,眼中的寒霜几乎要将他再次冻成冰棍。
“他不见了。”
这下轮到bucky傻眼了。
“不见了?他被绑架了?”
然而听完sharon解释的来龙去脉,bucky才知道原来stark“黑了”steve一手,然后离家出走了,现在steve在怀疑有人将自己利用他的事透露给了他,才导致他的离开。
“你打算怎么办?”
了解之后,bucky问道,
Steve眯了眯眼睛,
“把那个透露消息的人给我找到,至于tony,”
Steve从bucky手中拿回戒指,
“我会找到他的。”
“如果他不肯回来呢?”
Steve低头看着掌心的戒指,用拇指的指腹轻抚着内侧的字,
“我会让他回来的。”
——————————

Tony觉得香港是个让他很舒服的城市,这里没有那么多人认得他,他也不用担心大街上会突然窜出一个人来缠着他要签名或者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政府的走狗。
果然就像pepper说的,换个环境换个心情。
他剃掉了胡子免去了整日打理他们的麻烦,还找了份汽车修理厂的工作,成日里悠悠闲闲的。
以前如果不是steve需要带着他出去走些过场,他基本上连门都不出,长时间下来他的皮肤都苍白了许多,而现在他每天都会出门,还会在晚上散散步,学学简单的粤语或者普通话。
他觉得现在的生活无比充实,以前的自己眼里只有无止境的战争,后来生活的重心全部被steve掌握,他一点自由都享受不到。而现在他每天早上溜达着去修理厂,跟修理工们开着玩笑说着荤段子,不得不说他们的英语水平都还不错。
Pepper和rhodey偶尔会给他打个电话,询问他过得怎么样,听着tony轻快的语气他们也放心许多,
“你在那边能生活的好就行,我还在想你这个生活九级残障根本照顾不好自己呢。”
“Hey!好歹我也是你原来的老板好吗?一点面子也不给!”
“哦原来你也会关心面子啊我以为姓stark的小混蛋不知面子是什么玩意儿呢。”
“Pepper你太伤我心了!”
电话那边的女强人笑了笑,似乎隔着大洋也能想象出对方的傲娇脸。
“好了,你在那里多小心些,我听说steve要亲自找你。”
“我没事。”
Tony从不担心自己会被找到,他唯一不放心的就是用尽全力掩护他行踪的二人,担心他们会受不了steve的高压。不过从pepper的语气中他听得出好像steve也没什么头绪,这让他稍稍安心些。
“你们也要多注意,别让他抓了把柄。”
只要等steve忘了他,等steve另结新欢,他们就熬过去了。
没有什么事,等着就好了。
那个时候,tony是真心这样认为的,他也是真心觉得自己可以开始全新生活的。

【盾妮】故人叹 内战后 或许会有二次内战(12)

http://tieba.baidu.com/p/4371215996?share=9105&fr=share
原作者:落碧成殇

Tony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连眼泪都流不下来。
他不曾告诉男人,内战时他砸下的那一盾,在砸裂了面罩的同时也伤了他的泪腺,所以那之后,他再也没有流过泪,却被所有人认为是无情。
他怔怔的看着他,目光从额角一点点滑下,男人深邃的五官在他心中过了千百遍,每一遍,都如同有一柄小刀剜在心上,割的他一颗心七零八落。
他终于领教了何为刻骨铭心。
Steve......steve.
他用目光唤着他的名字,从热烈到冰凉,从希冀到萧索。
然后他翻身下床,穿好衣服,回头看了床上的人一眼,推门离去。

他不怕男人醒过来,欢好的时候他在颈间涂了迷药,这药是原先loki给他的,本打算用来研究着玩儿,没想到会用在这个时候,由于是仙宫的迷药,催情的同时也会让人慢慢陷入昏迷,即便steve有四倍的抵抗力也会被放倒,只需一点点,足够他睡上一整天且什么都察觉不到。

Tony就在这个时候离开。

他把要离开的计划告诉了rhodey和pepper,而pepper把一切都打点好了,一辆黑色宾利已经静悄悄的停在了官邸的大门口。
Tony拉开车门,rhodey在驾驶位,pepper在后排坐着。
“Hey!”
Tony坐进车里,跟pepper拥抱了一下,很轻,又很安心,他想,这个世界上会真正对自己掏心掏肺的,也就只有车里的这两个人了。
“你决定了?”
“嗯。”
“这样也好,换个地方,也换个心境,在美国是待不了的,steve现在权势滔天,你一定会被找到,用尽一切办法也是白费心机,所以我们联系了香港那边,至少现在steve的手伸不了这么远,我已经叫人在那边以别人的名义给你准备了住处,rhodey联系了他所有能联系的人掩盖了你的行踪,......”
看着打算事无巨细全部交代清楚的pepper,tony按住她掩盖不住颤抖的手,看着她强忍泪水的眼睛,开口道
“Pepper,我没事的,你不用太担心,我能在香港生活下去,”
他又看了看前面开着车一言不发的rhodey,
“反而是你们,我这一走,他如果知道是你们帮了我,只怕不会放过你们,这也是我犹豫的地方,我怕我连累你们。”
Tony很清楚自己这一走会带来什么,steve失去自己这颗重要的棋子必定会暴跳如雷,可是他同样清楚如果自己依旧在这里任他利用,steve迟早会将整个美国纳入囊中,这个男人被内战激出的黑暗面实在太可怕。
他的步步为营,他的机关算尽,都让人不寒而栗。

“我们会小心的。你也是。”
到了stark企业的私有机场,Rhodey在tony登机前出声提醒着他。
Tony看着眼前的至交好友,拍了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转身走进机舱。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tony透过窗户看着越来越小的建筑物,慢慢闭上了眼睛。
再见了。

【盾妮】故人叹 内战后 或许会有二次内战(11)

http://tieba.baidu.com/p/4371215996?share=9105&fr=share
原作者:落碧成殇

Tony窝在沙发上,整个人蜷缩在一起,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某处,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他的眼睛是没有聚焦的。
茶几上一整盒的甜甜圈静静的躺在那里,他一个都没有动。
他实在忘不掉当他看到穿着外卖小哥制服的rhodey并从他手中接过外卖时的那种震惊。
Steve不是说革职是误会吗?
Steve不是说rhodey出公差了所以暂时不在吗?
Steve不是说......
可为什么rhodey成了这幅样子?!

等他从rhodey的口中得知所有的事情的时候,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政府内斗是steve打着自己的旗号引起的,他安插在stark企业中的人早已把pepper架空了,他甚至偷换了tony所有的联系方式以至于rhodey和pepper根本联系不到他,他对外公布的官邸地址和他们住的官邸完全不是一个地方,他们连找他都找不到。
如果不是今晚steve说要晚些回来,tony才订了常订的那家甜甜圈的外卖,可能他真的到死都不会知道这些事。

“我做这份兼职就是因为知道你最爱吃这家的甜甜圈,你一定会订他们家的外卖,只有这样,我才能联系上你,让你知道这一切。”

他回想着rhodey告诉自己的那些真相,那些真实的残酷的真相,这让他措手不及,他觉得自己要无法正常思考了。
他突然间很害怕steve回来,他不知道自己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他,更不知道应该对他说些什么,可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当tony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

“Tony,我知道你晚饭一定又没好好吃,我路过超市的时候特地买了些意面,我待会儿做给你吃好不好?”

Tony望着走进来的steve,看着他脸上一如既往的温柔的笑容,听着他依旧充满磁性和宠溺的声音,心里却充满了恐惧。
他不是steve!他一定不是他!
Steve不会骗他,steve不会撒谎,steve不会......
不会怎样?
Tony发现自己想不下去了。
所有那些“不会”,都变成了谎言。
现实狠狠地甩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你订了甜甜圈外卖?早说了外卖不好,你要是想吃,我给你做就是了。”
Steve看到了茶几上那盒甜甜圈,把他们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走到tony身边坐下,他正想搂过tony,却没想到被躲开了。
“Tony?”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tony脸色苍白如纸。
“怎么了?不舒服吗?”

Tony看着他一脸担忧的样子,那么真实,看不出来哪怕有一丁点儿的虚情假意。
Tony突然惊觉这个男人的可怕。
原来这就是他的黑暗面。
原来这就是一场豪赌惨败的感觉。
原来自己真的输掉了一切。

“Steve,你爱我吗?”
Tony哑着声音,看着steve湛蓝的眼眸,这样问他。
“爱啊。怎么了?”
你说爱我,可是为什么又要将我利用到如此地步?为什么要这样算计我?
你到底,还要演到什么时候呀......
随后,tony向steve展开了一个哀伤的,却又绝美的微笑,
“Nothing。只是刚刚看了一个悲伤的爱情片罢了。”

夜晚,不知为何,tony缠着steve做了一次又一次,抵死缠绵的时候,tony却感到了彻骨的悲凉。
原来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感到一点微弱的爱意。

一个人最大的悲痛,莫过于陪着真心爱着的人,演绎爱情。
他想,他真的要离开了。

【盾妮】故人叹 内战后 或许会有二次内战(10)

http://tieba.baidu.com/p/4371215996?share=9105&fr=share
原作者:落碧成殇

似乎是因为打着Iron Man的旗号,美国队长与政府的“交涉”很“顺利”。
Steve派去的代表自称是Ironman的人,并且以“平息纷争,恢复和平”为由提出让美国队长代为管理所有超级英雄的个人资料,并保证绝不外泄。
起先政府并不同意这个解决方案,认为这种方式会让美国队长手中的权利过于集中。然而steve并没有着急,他一方面依旧以Ironman的立场与政府交涉,一面不动声色的发动了自己在内战时布在政府中的眼线,使政府从内部开始分裂,让他们自顾不暇,然后他安插在stark企业里的线人在他的授意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断掉了政府背后几个大财阀的重要资金链,让政府陷入了人财两空的境地。
政府迫于无奈,只得同意让美国队长代为管理超级英雄的个人资料以及相关事宜。自此之后,美国乃至世界都没有谁能够与美国队长权力抗衡。

Steve坐在办公桌后面听着下属的汇报,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Rhodes上校现在在哪?”
那人一愣,似乎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问,不过他还是老实回答,
“Rhodes上校因为政府内斗的牵连,被革去了所有职位,原本被拘留了几日,因为没有查出什么过错被放了出来,现在应该在家待业吧。”
“知道了,你出去吧,文件留下就好。”
“Yes,cap.”
Steve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抱着胳膊,心想还真是让Bucky说着了,Rhodes是个隐患,在提出代管的解决方案时他可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呢。对付他没有费steve多少力气,不过是让人暗地里放出了要收拾他的消息,政府里就有想着来讨好的人借着内斗把他踢走了。
这样也好,省了许多麻烦。
想着想着,发现快到傍晚了,他要给家里那只小懒猫视频了,他呼了一口气,换上了一副温润如玉的神情。
Tony自从退出这些是非后,两耳不闻窗外事,对于丈夫的工作也从不过问,他根本不知道steve现在手中的权力足以发动一次世界大战,也不知道自己的好友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再怎么不闻不问,他也还是从各种渠道察觉了政局的动荡,虽然他懒得过问,但是想到Rhodey可能会不太好过,他准备电话“慰问”一下。
然后他发现,他联系不上rhorey了,手机号码成了空号,办公室电话占线,再打过去竟被告知rhodey革职查办回家了。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steve的视频提醒响了起来。
“Tony!”
“Hey,honey。”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情绪低落,steve皱了皱眉,问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Nothing,只是......你有没有听说rhodey的事?”
Steve心里一紧,但他表面依旧波澜不惊,
“什么事?他怎么了?”
“他被革职了,你知道我最近不关注这些东西,所以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革职?我没有听说,你先不要着急,我去问一下,或许只是误会。”
“不是误会,我打过电话了,那里的人告诉我他被革职了。”
谁这么多话!Steve压下窜蹿上的怒火,语气依旧温和的哄着tony,
“我说了你不用着急,我会去问清楚的,相信我好吗?”
“嗯,好吧,那你忙完早些回来,我下线了。”
“好,我很快回去。”

【盾妮】故人叹 内战后 或许有二次内战(9)

http://tieba.baidu.com/p/4371215996?share=9105&fr=share
原作者:落碧成殇

华盛顿D.C.
美国队长官邸。
早晨九点点,tony慢悠悠地睁开眼,看向身侧,没人。
再看看床头柜上放着的保温箱,里面一定是准备好的早餐,tony看到床头贴着一个便利贴,看都不用看他都知道上面写了些什么,无非是“记得吃早餐”“不许挑食”之类。
——这不负责的老冰棍,昨晚吃干抹净早上拍拍屁股走人了。
Tony一边想着一边愤愤的咽下一口吐司。

婚后的生活平淡而幸福,每天早上steve不论有没有事,都会给tony做好早餐,没有事情要忙的话他就会端着早餐走进卧室,然后等着tony醒过来一起吃,如果有事要先出去,就会像今天这样留下字条。Tony被steve宠的上天,除了不让反攻和吃垃圾食品,其他什么都由着他的性子来,tony觉得自己都快变成金丝雀了。

Tony看了看角落里的落地钟,叼着勺子歪着头想着吃完早餐给steve打个电话。
复仇者新基地。
Steve坐在沙发上,食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扶手。
“Cap,虽然你和stark联姻挽回了一些民意,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支持政府,还有不少是财阀,这就使政府还是想要推行注册法案。”
Bucky说完,就看着steve冷着脸坐在那。
“财阀的事情不需要多虑,毕竟没有哪个财阀能敌得过Stark企业。”
“可是Iron Man已经不再是董事长了。”
“没有关系,如果有什么事,Miss.Potts还是会听他的话的。”
“政府那边呢?你准备怎么办?”
猎鹰抱着胳膊靠在桌子上。
“交涉。Tony原先是他们那边的,现在我们可以派人以他的名义去交涉,不用等政府来,我们先发制人,”
Steve站了起来,踱着步。
“毕竟tony和我结婚,使得许多原来支持政府的那些超级英雄倒戈向了我们,内战的时候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就有投靠我们的意愿,这是个好机会,政府手中的几乎没有了战斗力,而我们可以借此判断哪些人是真心来合作的。”
“其他人倒没什么,只是,Natasha和Rhodes,他们有可能会成为隐患。”
Bucky眉头一皱,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Nat本来就不用担心,没有谁能控制得了她,我也不打算让 她为我所用,至于Rhodes上校,慢慢来,我们不急。”
正讨论着,steve的私人手机响了,这意味着tony来电了。
Steve挥手让他们出去,然后接起了电话,

Tony在地下车库里一边捣鼓着那些超跑,一边给steve打着电话,
“Sweety~”
“起床了啊,赖床的小懒虫。”
“我赖床?!我赖床还不是因为你昨晚不知节制!”
......
接下来就是炸毛和顺毛的对话,Tony·最多三岁·Stark还自告奋勇要给steve做午饭被steve以“不想重新装修厨房”和“作为丈夫应该为妻子做饭”为由婉拒。

走出基地,steve看见bucky在自己的车旁等他。
“怎么了?”
“你不担心stark发现你在利用他?”
“他不会发现的,至少现在不会,他说过,他已经不想再过问这些事情了,也不再做什么超级英雄,”
Steve跨进车里,打开车窗,
“而且,就算他发现了,也会是在我利用完他之后,所以,不必担心,”
在发动车子前,他对bucky说了一句话,
“虽然每天都要这样演是有些费心力呢。”

【盾妮】故人叹 内战后 或许有二次内战(8)

http://tieba.baidu.com/p/4371215996?share=9105&fr=share
原作者:落碧成殇

Tony非常紧张。
事实上,从婚礼开始的前三天他就在紧张,他觉得自己快要得婚前恐惧症了。
他站在镜子前,不停的摆弄着自己的领结,一遍又一遍的看向挂在墙上的时钟。
11点20。
Tony听见了婚车车队开过来的声音。
“Rhodey,是不是车队来了?”
“是的新嫁郎,'公主'车队来啦!”
“哦天!别拿我开心了,我快要紧张死了,你结婚的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
“......呃,我只能说,紧张是正常的。说实话我已经不记得是怎么熬过来的了......”
“啊啊啊!!我觉得我会搞砸的!一定会的!这样的话steve绝壁要跟我喊离婚啊!”
Tony觉得自己要抓狂了,可是他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揉乱自己的头发,不然发型师要跟自己拼命了。
“不用这么紧张,tony,你不会搞砸的,steve很爱你,他不会跟你喊离婚,所以,咱们可以下楼了。”
Tony转过头,脸上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Rhodey.”
看到他表情的上校吓了一跳,小心地开口,
“怎么了?”
“你说,我做这个决定对不对,决定嫁给steve。”
这一下把rhodey问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毕竟在战场上他们是真枪实弹的针锋相对过,
毕竟他们都有恨对方的理由且理由极其充分,
毕竟......太多“毕竟”了。
“我不能断言,tony,说实话,我不知道,或许那些过去终究抵不过'爱'这个字,但它们抵不过的也只有'爱'这个字,所以你只要确定steve还爱你,就够了,因为,你现在所有的能依靠的,只有这份爱了。”
Tony低垂了眼眸。
其实rhodey说的话他不是没有想过,他的盔甲不在身边,并且严格来说他也不是Stark企业的董事长了,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着暗杀他,如果不在steve身边,他或许都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真的就像rhodey说的,如果没有了steve的爱,他就失去了一切。
“谢谢你哥们儿,不过,我觉得我做的决定是对的,因为我爱他。”
这就像是一场豪赌,赌注是我一生的幸福,因为我知道,这场赌值得我下这样的赌注。
那时的tony,相信steve不会让他输到一败涂地。

当tony走下婚车,踏上红毯的时候
当他看到红毯尽头穿着军官制服在等他的steve的时候,
当他看到steve脸上温柔的微笑和伸出的右手的时候,
他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不论是在豪华教堂的还是荒原草屋,
不论婚礼上有没有红毯和各界名流的祝福,
只要在那一端等待的人是steve,一切都不重要了。
“你愿意和他终生相守吗?不管富贵贫穷,安乐困苦,终生不渝。”
“I,Steve·Rogers,take you,Tony·Stark,to be my husband,my partner in life and my one true love.”
“I,Tony·Stark,take you,Steve·Rogers,to be my husband,my partner in life and my one true love.”
“I will cherish our friendship and love you today,tomorrow,and forever.
我将珍惜我们的友谊,爱你,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
I will trust you and honor you.
我会信任你,尊敬你,
I will laugh with you and cry with you.
我将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
I will love you faithfully.
我会忠诚的爱着你,
Through the bestand the worst,
无论未来是好的还是坏的,是艰难的还是安乐的,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
Through the difficult and the easy.
无论准备迎接什么样的生活,
What may come I will always be there.
我都会一直守护在这里。
As I have given you my hand to hold.
就像我伸出手让你紧握住一样,
So I give you my life to keep.
我会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
(此段摘于度娘)